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沈园梦断
作者:剑客ぁ烟…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点击数  更新时间:2010-10-24 19:52:29  文章录入:yushi  责任编辑:wxs

---- 读陆游、唐婉《钗头凤》千古情殇有感    

 

《 1 》

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,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

错,错,错!

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泡鲛绡透,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

莫,莫,莫!

 

   读到此,戛然声断!

   一个人,一生中,可能不止一次的恋爱,但刻骨铭心的只有一个。而且是无可替代,九死犹未悔的惟一!

   词人陆游与表妹唐婉是一对爱侣,又是知音!

   唐婉诗情才华美貌皆上品,深得陆游心,偏偏不得婆婆喜。婆婆千般借口,万般理由逼陆游离婚。在母亲与最爱的女人面前,他屈膝多次难求恩准,不得已休妻另娶!

   东汉的杳缈水烟里,刘兰芝和焦仲卿的故事在重演。

   《孔雀东南飞》,五里一徘徊!

   想那陆游,也曾是,“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”,“当年万里觅封候,匹马戍梁州”,“夜来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“上马杀狂胡,下马草军书”的英雄人物!

   可是当时母以子孝的年代,陆游万般无奈,只好断肠,让唐婉搬出去住,以期团圆。但还是被母亲察觉,逼迫他们断绝,唐婉不得已从家命,改嫁雅士赵士程。

   几年后,陆游春游禹迹寺南沈氏园,不期与唐婉重逢,一时内心百感交集。唐婉送来一杯黄藤酒,又退回小轩与夫君赵士程共进小食,再也不敢抬头,

不敢看那昔日情郎一眸!

   这如画的春天里,杨柳揉碎了一池碧水,曾经十指交缠,分花拂柳踏步而来的佳人,又要消失在天边,怎不令陆郎痛断肝肠!

    陆游痛填《钗头凤》一词于园壁上。

 

   事过境迁,风平浪烟,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根本未曾离别,分手,相逢在梦中,梦中君在你身后,轻轻的一声问候,切切的一丝温柔!

   往事不堪回首,纵有千种愁绪,只能埋于心中!

   谁不惧?这抑制不住如海的相思!

   依稀望见黛眉轻蹙,红袖玉手,为君轻轻斟酒,隔着摇曳柳树,凭春风慰我寂寥!轩上的她,好似云中月,宫中柳!

   一夕相拥,愿作终生长守!诗词歌赋,耳鬓厮磨,不知今夕何夕?

   兰心蕙质,谁舍得?冷落了你!抛却了情?夜半阑珊时,心仍在痛,用尽一生情,也难挽回!生命中再也无法填补与你的那一页空白。。。。。

   伊人何在?此去忘魂!一霎轻别,半生蹉跎!曾以为,是一生一世一双人!

 

《 2 》

 

    一年后,唐婉重游沈园,蓦然看见墙上字迹犹新的《钗头凤》,恰如看见两人的心血斑斑,她伤心饮泣,在陆游词后和了一阙:

 

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,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。

难,难,难!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,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

瞒,瞒,瞒!

 

   不久以后,唐婉终因思念悲痛过度,抑郁而死!

 

   时空的变迁,人事的幻化,陆游此去应是南征北战!一别四十三年,再渡重游沈园,人生如白驹过隙!伊人泪痕轻甩,此情不再,长恨无台,陆郎已错过了四十余年,本该厮守却仳离的四十有年。。。。。

  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!

  一夕轻别,换回的是半生的凄凉孤单。

  相爱太深,相守太难!

 

   陆游从此后,常怀唐婉,每年必至沈园,年年有诗笺。想起沈园,想起伊人为他编织的菊花枕!

  “唤回四十三年梦,灯暗无人说断肠!”

  “春波桥下伤心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!”

  “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!”

     

 

                  《 3 》

  今我来时,杨柳依依,沈园里,不见宋时明月宋时人!影壁上词,遥遥相看,黑的碑,白的字,叫人凄然!

  心意相通却无缘牵手,山长水阔,梦魂杳杳,再相逢,惟有来生,这堵墙,被哀重的词剜了筋脉,虽然再经修葺,仍是“墨痕犹锁壁间尘”!

 

  夏初游园,满园展眼皆是绿!这里虽比不上苏州园林之大观,却更惹人眷恋彷徨!

这树陪他一起老了,这水还青碧着,一如千年!

  仿佛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她的倩影!我滞留沈园,不为亭台楼阁之胜,只为的是那份千古情殇!

 

  不禁掩卷想,若当日两人放舟江南,南山携隐又如何?没有牛郎织女的离散,也不要这千秋传唱的《钗头凤》!只要他们一生一世一对人,了无遗撼!

 

  我也断肠!

 

 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