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 乐山四中网站 >> 文章频道 >> 教工风采 >> 语文组 >> 正文 今天是:
文学少年败于高考的警示
作者:毛荣富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6-2-22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2003年的高考爆出一条新闻:南京金陵中学费滢滢的作文仅得25分。如果是默默无闻者也就罢了,偏偏她获得过“全球华人少年写作征文大赛”的头奖,出版过散文集《经常走神的女孩》,父亲又是位文学评论家,于是事情就变大了。读了费滢滢写的考场作文,有人认为她“跃上了一个新的层次”,“这是一篇优秀的作文”;而有人则认为“所议论的角度并不符合作文题目的要求”,“违背了‘竞赛规则’”。
    费文的标题是《人情与季节》,共有四段:端午、元宵、重阳和冬至。为了便于说明问题,这里抄录其中“重阳”一段:
看过一个挺感人的故事,一个母亲病了,女儿到医院探望她,在路上想起今天是重阳,于是买了糕,糕也有登高之意,是避免灾病,是吉利的象征。后来母亲病好了,那碟糕也就一直放在那儿,没舍得吃。其实这是件小事,但里面的感情却令人动容,这样的感情也使节日的意义更加突出,让我们知道,节日的形式其实是浓厚感情积累的结果,人们的真心祈愿,是节日的全部内容。
    这段文字所揭示的是节日与情感的关系:节日是情感的载体,而情感又使节日变得更美好。这与高考作文“感情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”的话题显然对不上号:首先,文中没有涉及“对事物的认知”的内容;其次,虽讲到了“感情”,也不含“亲疏”之意。这段文字的要旨可概括为:美好的亲情增添了节日的意义。而文章的其他三段讲的也是“人因为感情的淡漠而忽视了节日”,这样就远离了规定的话题,由于存在着这一致命的失误,阅卷老师判其低分并非苛严。
    话题作文兴起至今已有5年。这一命题新样式的最大好处是让学生有更宽松的思维空间,有更大的自由度来发挥优势展示才情。“淡化审题”便是话题作文给予学生的“优惠”之一。但是以前的话题总是锁定一个中心词,如“记忆”“答案”“诚信”“选择”等,而到了2003年则变为两个相关的概念———“感情亲疏”与“认知”,其难度一下子就上升了。以前的话题范围很宽泛,不必担心离题,而这次的话题限制加大了,范围却变得相对狭小,稍有出格就会导致失误。比如,有的考生把感情的“亲疏”理解为“浓淡”,把对事物的“认知”理解为“好恶”,有的甚至把“认知”理解为“认得”和“知道”,有的只谈“感情”或是“认知”,不懂得要在两者的“关系”上做文章。这样就偏离了题目的要求。但像费滢滢这样写“节日”也不是不可以,如果是这样写:我对某些节日,情感上有亲有疏,于是总不能正确认识这些节日的真实内涵。譬如,我的一位好友在“立冬”这一天被冻死了,从此便讨厌“立冬”,而不再理会“立冬”的文化意蕴,也就在规定的范围之内了。请不要厌恶“限制”,能服从限制,不超越必要的限制,是严谨;而能在有限的条件之中获得一种自由,则是才智的表现。
    话题作文的兴起,使师生们轻视了审题,而更严重的是导致了理性思维训练的懈怠。近年来得高分乃至满分的多是记叙文,而其中又以故事、寓言和散文居多,2003年还有一首诗得了满分,一些有文学才能的考生得以脱颖而出,而写得严谨纯正的议论文却很少见到。这不能不说是很大的遗憾。高中生的思维正在经历由感性到理性的重要转折期,对他们来说,能写一手雄辩漂亮的议论文字才是最重要的。比如要对“感情亲疏”与“对事物的认知”的关系发表独到深刻的见解,是非经思维的艰难磨砺不能做到的。
    话题作文给学生的“优惠”之二便是放宽了(也可说是取消了)对于文体的限制。既然学习写作以来写的多是记叙文,写记叙文在高考时更易得高分,于是如何写好议论文在整个高中阶段不需再作为重点和难点,这样一来,不但审题能力下降了,而且概括能力、辨析能力、推理能力、论证能力也因为缺少训练而难以得到提升。有人说,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是培养文学性还是逻辑性,现在还没有搞清楚,而且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是培养文学性。我以为这种提法是不能成立的,且不说把培养文学性作为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是否正确,就说文学与逻辑这两者也并非对立———逻辑是文学的基础,而文学不过是以形象来演绎逻辑而已。认知的肤浅和思想的苍白正是这一代中学生写作的通病,不加强理性思维的训练,就会降低整整一代人的认知水平。
    从某种意义上讲,费滢滢是不幸的,如果她在前几年参加高考,碰到的是相对简单的作文话题,疏于审题的她也许能写出一篇诸如《赤兔之死》那样有创意有文学色彩的作文,但是她现在失败了,而且失败得很惨。这件事告诉我们,随着“话题”难度的增加,如果缺少对题意的深入辨析和准确把握,就会犯下“概念不清”这样的低级错误。我们的作文教学不仅需要重拾审题这一重要环节,更应认真思考如何对学生进行系统的理性思维的训练。
    笔者从教三十余年,遇到过许多长于感性思维而短于理性思维的文学少年,他们可以写出很不错的散文、小说,而写起议论文来却往往显得捉襟见肘。我想,对待他们,正确的态度不应是以俊遮丑,而应是补其所短。我常常对他们说,感性思维的关键词是温柔、细腻、丰满,理性思维的关键词则是严谨、深刻、雄辩。前者属于阴柔,而后者则为阳刚,文章要写得好,需两者融合,刚柔相济。对于有文学才华的少年来说,更应多写些阳刚大气、雄健有力的文章。
    费滢滢的这次失利令人叹惋不已。笔者也曾对她的获奖作品《平台》作过评析,她感觉细致敏锐、语言清纯柔和的特点也体现在这次高考作文之中了,如果不是应试,它仍不失为一篇佳作,因为文学不需要审题。相信她在经受人生历练、提升理性思维之后,一定能成才,一定能写出更好的作品。

文章录入:红黑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