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 乐山四中网站 >> 文章频道 >> 学生园地 >> 文学社团 >> 疾风劲草文学社 >> 正文 今天是:
乐山四中疾风劲草文学社 校报文章精选集
作者:wxs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-11-2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 

 
 
 
校报优秀文章精选: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月的前奏,奏响半夏暖阳

 

   三月的尾声去得静悄悄,没来得及留下深刻绯红片断。只留下一些寂寞的扉页独自缠绕在自己谱好的曲子中。虽回环荡气,但却声色远去,徒剩一纸淡黄,供我独享回味却无味。

   清明,拉响四月的前奏。昨夜连珠嘀嗒的细雨洒遍了油菜花田,沁入每片散发着哀伤的泥土淅沥整条街道,于是,默然失色的墓林则显得更为氨氙凄清。

   回家的车程并不远。路上的人儿形色淡然,显写满各色惆怅或是猜不透的心情。被遗失于窗外的景色,总透露着些许莫名的悠悠伤感。天空像前些日那段,阴沉着沦落似的。我推开车窗,想看穿远处那瞬间吸引我的目光的景象。弥漫着淡淡湿雾的林间,若隐若现这一条悠长悠长的古道,那是通往山头墓园的额必经路。扫墓者稀稀落落,两旁的不知名的树叶下断续的滴落着凝结如冰的露珠。

   车子远了,视线模糊,至消失。

   耳迹的音乐越来越凉了。今日车上的乘客显得格外安静,使得汽车的轰隆声独显出众了,我低着头,将耳机的音乐调至最大声,遣倦于自己的空间里,不想被窗外一切感染。静静的,管好那颗浮动的心,小媳半程。昨夜的一夜未眠总算得到这短暂的慰藉。

   时光如这随风翻页的书,一页一页,不知不觉便停在中页,我的世界也这么不经竟间过了十七年。

   十七年,那些曾爱恋,想恋的人、事、物。随时间的更替。渐渐幻化,残留。一切好似变了,又好似苍老了。屋前的梧桐也增添不少年轮。它的枝干越发深密了,树的轮廓大到我用双手都环不住了,它的苍盛印下了我几多青春时代无尽的旧时光,旧回忆。

   半夏时节,是我最爱与之留影的时候。记得那时奶奶常在屋檐下望着我傻傻地笑。怕我调皮摔跤的表情总与那和蔼的笑混搭着。我常常也喜欢那么傻了地和奶奶畅怀欢笑与半夏的午后。阳光很舒服,天空很灿烂,树下,屋檐下的人儿更是笑得贴切如半夏娇纵温暖的光。

   只惜此刻,那笑的离逝已转过三个宁静的半夏。这一路,油菜花满地的寂寥绽放,铺满我去往奶奶墓地前,流转的岁月带走一切我同奶奶细诉的年间月头。犹剩寂静的时光能与之再度笑容满面。

隔着两个不同时空的界限,我看到天堂的你,犹如我思念永无止尽的微微轻笑。我悄悄得虔诚的告诉你,我过得很好。那么奶奶,你呢?留给我那永无止境的如半夏暖阳般的面庞就好。

伴随着依别昔舍的情怀,我又踏上回城的车城。这一路,如晨一样,静静的来,静静的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彭永妹   / Summer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二:

 

净土里的安眠

 

   所有的星星,你都喜欢仰望。这就像花一样,如果喜欢一棵生长在星星的花。夜晚,你仰望天空,那是愉快的,所有星星都百花盛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   偌大的世界,尘埃付之于沉寂,月亮付之于规整,远方付之于企盼,一切都付之于众园睽睽。没有星光的夜晚,静静地做一个梦,殷殷地企盼着,随小溪脉脉地流淌,动用哪一个藻饰词汇,都会是对它的亵渎。奔迈在晨光微露旷野的执著沁人肺腑。

   走在一卷诗画中.

 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后,一杆竹管笔偶尔涂划的诗文,竟能携刻山河,雕镂人心,永不漫漶.沉淀在心底的一份纯净,直到望穿秋水的殷切时,也不舍得被世俗污染,不夹一丝混浊,轻得没有质地,剩下片片色影,娇怯而透明.

 世界不舍得敲碎美丽的幻觉,所以任随它飘曳在万壑间,我带着点点憧憬仰望在无尽蓝天,踩着田野的小路殷殷地企盼山间出现梦幻的炊烟.带着一世的美梦 ,奔逐着,呐喊着,让天空落下丝丝细雨揉碎在稻田,划过它们的脸.我爱着这一切,爱去捕捉这美妙的画面.

 ......"远岸收残雨,雨残稍觉江大暮."   

时光的碎片像穿过叶子间隙的光,如洒落在地面的碎银般,奢侈却美幻.

 

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张琳琳         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     我虔诚地存在于荒蛮的大地,为的是寻一处静谧,慰藉负累的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题记

     尽情。

     坚信,奔逐是原野上最纯朴的场景,一切境遇尽可能洒落在大地化为的赤子之心。汗涔涔的脸是绽放得最美好的花蕾,不需要修饰,那定是比舞蹈还狂野的心情。

     暂停,我按下那键,静静将它修补,然后完整的放在心里守候,品尝它的隽永。世界本是世界,可它有末世,那就是人类都以为它将毁灭的时候......或许,那只是梦。当世界正在喘息,人就创造末日,遥远的信念却在诊脉,可悲、可敬。还好,急景流年。我们都没有等待太久,窗间过马、白驹过隙那是在是流失却给了心灵一丝安稳。我们曾经也孟浪,我们现在却细致到计算分分秒秒。后来为着擎天架海,我们堕甑不顾,后来为着心安理得我们欺骗敷衍。翛然而来,翛然而往,与内心的感知相比却是霄壤之别。

     堤埝,蔓草,田野随我一同走吧!

     我将毕生倾慕的一切,安放在白桦林处最静的角落,我安抚,安抚之前创下的血痂,为它勿再涌出勿再忍受任何。云烟氤氲。远处山谷好似渐行渐远了。远方狼烟,我又记起了美丽的诗篇,曾为着创下了多少图腾和语言。愿它带着该有的模样存在于一个无人明了的世间,那至少衾影无惭,虽然模糊,虽然平凡。

     没有末世,因为美梦还未将我们找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张琳琳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四:

 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时光不记得

 

 

你笑着说,“你好。” 然后走进你时光深处,我们都忘了说再见。

我都知道,只剩时光不明白。

—— 题记

 

三年,不长不短,共一千零九十五天,二万六千二百八十个小时我却没有用分秒计算,就如同我计算不出,自己在那三年心跳动过多少次,就如同你可以在寒冬的晚上,告诉我哭的原因是因为,想念初中。我是变得冷漠了么?我说,已经习惯了,所以很久没哭了。可我却马上发觉自己错了,嘟的一声 把手机切的比什么都彻底,那么最后,哭的泣不成声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How  are  you?”

    我很好。哪里好,我却不知道。

   总是到了春季,我才模糊的回过神来,又过了一个冬。后来,季节不明了,曾经的歌,被我们唱到不痛了,就真的不痛了。可为何事到如今,自己只是偶然听到,却还会痛到不能呼吸,是时光不肯放过我。

  今年冬天没有下雪,只会飘雨的春季,淅淅沥沥的斑驳了那条路,我才知道少了点什么,模糊眼睛时的缺少,看不到的 还看得到的,都好好珍惜。疏远了旧友,告别都忘了说,徒留下一句“我只能告诉你,好好珍惜。跟过去说声再见

   你没有多少个三年可以用来再浪费了

   那些懵懂的、可贵的、难忘的,你是想回去了,却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。空有通往未来的直直大道,空有不了了之的青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还记得,那些歌可以撕心裂肺的这样哼唱:“ 一直忘了说,我有多感动 “十年之前,我不认识你,你不属于我,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,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

会突然羡慕那个时候的自己,那些年的热血,还想再找回来。

你有梦想吗?”“

越来越长大发现,长大,其实之后其实都做不了,失去的远比现在拥有的多出那么多,那时虽说只是妄想,都却有沉沉的梦想。

当初中三年的故事结束,我到现在才敢提笔,自己的文字会渺小的像一粒沙子,只是唯独清楚明白的是,不管写什么,哪怕只言片语连不成句,都会拉扯到回忆。但我不得不勇敢,因为“八”这个字,值得我去放不下、丢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昔日像大哥哥一样的班主任,如今已为人父,为了我们迟了三年出生的小孩,我想此刻的他会很幸福,想听听这个新生命的名字叫谭某某,那会是“八”存在那三年时光的最好见证。

再次忆起,那些一切熟悉的、不熟悉的背影,从记忆的角落开始响起。这次我想写给落泪后的微笑,是“八”的那些女孩教会我爱,那些男孩教会我生活。

如果时光不记得,他们会证明我存在过。

每个人都有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李梦依 / 光束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五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首月明中

 

    心灰,是落红的憔悴,凋谢的时光是蒙灰的蕊。

     不知是在何处瞧见的这话,有种淡而深邃的味道,就这么驻扎进心里。牵绊着我不假思索的回味。

     庭院深深,孤影凄凄。

     我曾梦到过的场面,月高皎洁,隐约着能瞥见你衰微的模样。月影连连,我椅栏杆独独守望着你,暗自猜议着你此时此刻的心境。

     纵然相隔岁月之久,在回首,你依旧。

     南唐后主,凄然一世,我愿贞几照明月,只恐明月覆梦来。

     亡国之君,为属你最使我留念,犹怜。

      雕栏玉彻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

     有谁理解当时的你作为阶下囚时,内心会是怎样的悲喜交加呢?苦悲,悲的故国的堪亡,你有心无力,若喜,喜的是烦扰纷争之世,你终是得以解救。

     太宗毕竟是不忍心的,这样一个词作千秋的人才,他哪下的了毒手,出于羡慕,出于嫉妒,反正我是舍不得的。

     我不知道年少的你该有多快乐。至少在前任世子离逝的时候,那时的你,雪月风花,那里见得纷争二字。

     一酒一诗一幅画,一丝一意一份情。这样的你才是真的你。

     岁月的长河阻隔着最明亮的相遇,无法与你执手月下,琴棋书画诗酒茶,这是包括我在内的世人的无奈。

 

     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

     小楼昨夜又东风,

    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     雕栏玉彻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

     问君能有几多愁,

    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彭永妹  /Summer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六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嘉州代有才人出

 

——纪郭沫若诞辰一百二十周年

 

 

百年之前。

“攀桂步蟾宫”者,

横降嘉州锦地。

沫水.若水汹涌澎湃。

两河交汇处.

我看见你,踏浪而来。

狼毫挥洒,《女神》问世、

《天上的街市》繁华了谁的人生?

我,分明看见——

《棠棣花》开不曾败。

一曲《屈原》憾九天,

沫若啊!

你的不老才情,

谁与争锋?

 

百年之后.

数我少年时节,

漫步于泯江河畔。

采撷一枚知识的种子于珞伽山,

此时我看到,

辽阔的天空终将张开双臂,

迎接着我——冲刺龙门的学子。

 

看今朝,

嘉州才人倍出,

独数我傲视群雄。

待鹰击长空之时,

鱼翔浅底之际,

看我,涅槃为凰

掀开锦绣嘉州崭新的篇章

 

 

 

 

文/ 章慧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七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愿终老的漫漫无际

 

动笔的这一瞬,侧起头还依昔看得到夕阳西下的余光,它是这般耀眼到了最后。总是在自习的晚读时分,才会触知空气得知自己真实存在的高中生活。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个傍晚稀疏思索着自己的小情绪,我都忘了,我是一个不会难过的人,却会在此时一点不潇洒的、歇斯底里的念着那些旧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 夏季来的总是特别明了,五月的天略微有些不平静,今年的生日有些不同的是,收到那枚硬币是生日晚上的晚自习放学,跟着通学生一起挤向楼梯,手掌心被硬币搁的生疼,大概是我握的太紧生怕自己掉了,因为我难以想象陪了自己四年的硬币她会在这时送我,从初中到高中这年,四年漫长的陪伴,我陷入脑海中开始过电影般的回想,中考的时候,和她一起报考这所学校,我还是会挂在嘴上,这个学校里有我是因为她,这份友谊,是什么都换不走的... 只是她不会知道的是,终于快要挤下楼的我却在最后一步楼梯阶那哭的泣不成声,如果不是她那张写着生日祝福的纸片,我想此刻的我应该还在倔强着。有些事,明明以为忘了,可当重新被翻出来的时候,殊不知,感伤的情绪会奔涌而出,愈发的厉害,原来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有忘过。“原来你也在担心我放不下过去吗?”

    回忆,是回不去的记忆。我又何尝不懂呢?

总在自己心心念念中,过着新生活,人都是骨子里深藏着念旧的情愫,哪怕新的再怎么的美好,当新的变成旧的,一尘不变旧旧的,其实我的倔强依然倔强着。那些人儿,我知道我们终也回不到过去了,散落天涯的,回去了也拼凑不会过去的完整。活在记忆中的,不适合重演。

曦,那三年,你代替我永远记住就好,当我老的时候,当我不记得,已忘记那时,你还能告诉我,那些人最初的模样……

—— 要明白我有这么清晰的不舍,不是感性的不愿放下。念旧的人,孤单的可怕,要有多勇敢,才能做到念念不忘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时间过去,渐渐开始有些泛黄的吉他谱,它躺在我的那把木吉他下面,一遍一遍重复弹奏着旧时光的声音,再怎么不朽的乐谱,终有一天也会磨成细白的沙漏。不觉,这已经是高中的第二个夏天了。

夏季的风透过窗户吹起几页书本,午后,小雨她说,自己不爱夏天,但却希望它漫漫无际,说的既伤感又矛盾,听她说这话的时候,我正微微翘起嘴角,听耳机里传唱着那首天空之城。小雨总希望我能送她一个夏天,我并不知道的她有一个小小的梦,只是这个梦好长。

如果可以的话,那十六个夏天的梦不知我能否一个人补足给你,小雨,你看到的我也会是蓝色的…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高中的日子忙碌着。都开始有些淡忘了公交车车尾最右边靠窗的那个位置,那些沿路的风景还是否是那些年看到的老样子,谁坐着它又做着怎样的梦境呢。我再也没有不回头,径直的走过那条街,更重要的是,至少我再也没有丢掉过什么东西。再重新来过一次,我想至始至终那也只是为了让我怎样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罢了,不悔,已经足矣。

 夏日白天和冬季的夜晚,一百年之后重返那个地方。

 这是日本的一首小诗中最为让我感动的一句,虽听说是写爱情的,可我却觉得,有另一种不一样的味道,夏日白天同冬季夜晚,一个致热,一个致冷,慢慢度过这样的轮回经过百年,你是否也有一个即使到了老年也心念着的地方呢?时间过去的越是久远慢慢终老却越是深刻于心的一个地方,到不了,却会是你的魂归之处。那个地方,我庆幸,我有。

如果我是一只鸟,我一定不会打伞。不怕打湿了羽毛,而是怕打湿了伞。

That summer long  ——  愿盛夏漫漫无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李梦  /光束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八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心释然

“我怕你生命中,留了太多人,而我不过是一盏灯。”

时光就像是一场地震,待恢复平静之后,一些人离散,一些东西丢失,一些事灰烬了

当阳光瞬间照亮了我的倔强时,那些无形的记忆,都不够填补我长大所失去的纯真。懵懂无知的时光,一懂事便结束,如果可以我不希望自己长大。

那么可惜,我的世界 没有如果。

 —— 题记

“夏天是什么?”已经过去了,或者秋还是来了,总是觉得秋天是在悲伤中苏醒的孩子,带着夏的烦热和冬的寒意存在。秋是这样矛盾让人深沉的爱着。雨下了一夜,在半夜时分被寒意催醒,迷糊之间,抬手寻找棉被的厚意,怎么的呢?我居然开始想念夏天了。醒来时想着可笑了,人总是要真正懂得、感觉到了冷时,才会想念起某个能够温暖自己的旧东西,然后又抱抱双臂鼓起勇气接受新的事物。没有人刀枪不入,亦或是百毒不侵。

  

昨天教室的门开着,一闭上眼就看见了你,灰色的外套毛衣,简单的黑框眼镜,嘴角上扬着的笑意,那一年我们十七。人家都说旧友,只是过了朋友。当剧情刚刚开始却又转笔立刻结局,约定的时间,交错的地点,就这么走散了。每次我总是一个人走,熟悉路口自己寻找左右,独自淋雨时也会有不同感触,那不一定只是感伤。知道么,我已经变得足够强大,强大到想到什么就说,或哭或笑不再掩饰。当你对一件事情从痛哭到微笑,再到释然,无论过程如何让你记忆犹新,但到最后不仅仅是时间久去,让你淡了当时的感受。至此生命中不过只是少了点什么,终究只是少了。

   “很多年以后,我会问你,这些年你去过那里,身边都有怎样的风景。我一直不在愿意提起你的消息,但却还留着你的灰色毛衣。当你听不懂我的倔强,听懂怀念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打开灯和熄灭灯,它是两个模样,亮着或黑着,比起这,我是最怕黑的人。但后来,坏了很久的灯我会故意不去修,不敢照亮了整个屋子的孤单。提笔时却又停止了动作,突然沉默是因为发现没有可写的故事和心情。周围总是到了凌晨还吵闹着,我本以为写东西能得到片刻安静,自问是心不平静了吧?和朋友聊起时,说起了小时候田边的虫鸣,那是多久没有听到的安静了。你说你正听着时,我会忽然笑出声来,总是喧闹时才一起静心的安静,我们都忘了,是谁说过当时拥有时,也就意味着开始失去,我们都忘了,自己怎会如此不知,怎么去坚持一些事,总在模糊和清晰之间度着生活。那么,我们到底还剩下些什么呢?

     “思念夏天呢,就像喝了一大杯冰水,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流成热泪。风吹散了暖春,我无心说的那些话也都成了真的,不是不相称,也不是没有缘分。”

    没有人能够没收幸福,义无反顾地微笑就好,生活会教会我们怎么地面对,从容不迫。不要去计较对与错,新与旧,听不懂道理时,就让心试着去习惯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    多年以后你会知道,你其实真的有错过什么,你已经知道的错过和你不知道的、却已默默错过了的,这就是一生。

     秋的风透过窗一直吹着,衣服穿的厚厚的,却还是觉得冷的。我们都是背着不同的记忆,走在彼此风景里的路人,每个路人熄灭一盏灯,不断照亮下一个新的人。每个人出现,消失,都会有他来过的意义。奔走在路上的我们,或许不是为了寻找,而是为了忘记或是怀念。

 —— If  we had the chance to do it all again.

 ____ I can't lie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梦依 /光束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九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碑

 

 

曾经你说

满天繁星闪烁

就是许愿的时候

我记得

我许了一个愿

望你长留

 

这是一个冗长的梦

 

那儿很美吧

有你爱的花儿吗

有你期待的烟火吗

慵懒眼光下的坟茔

和我

显得特别不精神

满地菊花

似皈依故土

沉睡在你的梦里

或我似朵木棉花

突兀地轻抚着你的名字

我不能代替风

亦不能代替雨

 

当我杳无音讯的时候

我在星空下等你

我在梦里栖息

在人间

想着另一个世界里

有你美丽的名字

 

 

高二文一 张琳琳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十: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朝阳映照青瓦

我看到

无限新的希望

怀揣空空行囊

无畏迈向未知远方

只因拥有满腔热血

跌撞着

寻找梦的方向

时光的不停歇

使你我永远来不及回看

忘记挑一盏明灯

忘记曾经零星的碎片

随身的泛黄老照片

将青春永久定格

直到一天

背负了整个宇宙的废墟

才忆起

搜寻一切旧模样

若梦有翅膀

只愿它陪我回归

朝阳初升的地方

在余晖落尽

晚霞消散前的一瞬

恍然回眸

依见你微笑脸庞

碎花落下

青涩年华

 

 

 

文/王琴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十一: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流水携着淤泥

荡平了雾气

辽阔的原野

道路的风景

古老的白桦

独立不移

金乌西坠

沉入苍郁群峰的怀里

玻璃泛着红光

摇曳了平地

落日的余晖

久远的记忆

隽永透明

日升月恒

融于换日线的凝聚里

浸入这璀璨的景色

等待黎明的喷薄

浸入这皎洁的月光

低至尘埃

为暮天送一首赞歌

 

 

文/张琳琳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.....

 

 

 

 

文章录入:yushi    责任编辑:wxs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